Warning: count(): Parameter must be an array or an object that implements Countable in /home/wwwroot/www.balibuddha.com/wp-content/themes/book-ttkan/functions.php on line 2320
姜瑤陸寅生 第6章_培月小說
◈ 

第6章

幹什麼?」
陸寅生猛然起身,「你們是怎麼看人的!」
他怒斥着,轉身就要大步離開。
可緊接着想起姜瑤,他身形一頓,又轉回頭:「阿瑤,我……我馬上就回來,你等我。」
說完,也不等姜瑤回應就匆匆離開。
姜瑤看着陸寅生頭也不回的背影,一顆心像被丟進冷水。
又一次,他又一次因為易婧月拋下了她。
姜瑤深吸一口氣,死死掐住手心才沒讓眼淚衝出眼眶。
片刻後,她推動輪椅去向電梯,然後摁下了頂樓的按鈕。
很快到了頂樓。
電梯門打開,刺眼的陽光閃得姜瑤差點睜不開眼。
她眯起眼看去,只見呼嘯風中,易婧月站在天台邊沿搖搖欲墜!
而陸寅生站在幾步遠外不知道在說什麼。
姜瑤滑動輪椅就要上前,然而這時,易婧月卻看了過來。
視線相交的那一刻,她看見易婧月似是笑了一下,然後她毫不猶豫的往後倒了下去!
姜瑤的心一下揪緊。
她是希望易婧月和陸寅生分開,可也沒想過易婧月會為此尋死。
千鈞一髮之際,陸寅生一把抓住易婧月的手,用力將她拉入了懷中。
易婧月得救了。
姜瑤跳到嗓子眼的心,剛要落回原地。
卻見下一秒,陸寅生竟低頭——直接吻上了易婧月!
======第6章======這一幕如針扎般刺痛姜瑤的眼。
其實她知道的,易婧月陪了陸寅生三年,兩人不可能幹乾淨凈什麼都沒發生。
但她告訴自己那些都已經過去了,如今她醒來,只要一切都恢復到從前的模樣,她可以當一切都沒發生過。
卻怎麼也沒想到,她會親眼看到兩人的親密。
姜瑤突然就覺得有些喘不上氣。
按着以前的脾氣,她現在該上前去扯開那兩個人,該給易婧月一個巴掌,告訴她自己才是陸寅生的未婚妻。
可姜瑤動不了。
哪怕她還是姜氏的千金,還是姜陸兩家的掌權人,但她失去了陸寅生的愛,便是失去了所有在陸寅生面前任性的底氣。
一切都不一樣了。
姜瑤痛苦地閉上眼,沉寂兩秒,安靜的轉身離開。
陸寅生接近黃昏時才回到姜瑤的病房。
他一進來,就和姜瑤道歉:「對不起阿瑤,婧月她情緒太不穩定,我才把她勸回病房。」
姜瑤凝視着他,掩在被子下的手緩緩攥緊。
他沒有提易婧月的輕生念頭,更沒有提天台上發生的一切。
是不是他以為她不知道,就覺得可以瞞一輩子?
姜瑤淡淡別開眼:「子鶴已經安排好了一切,易小姐轉院之後可以安心養傷。」
聞言,陸寅生先是一怔:什麼時候穀子鶴也摻和進他們的事了?
但注意力緊接着被後面那句話轉移走。
他不解抬眼,隱隱有怒:「為什麼?
婧月現在很脆弱,經不起一點折騰,我已經答應你會辭退她,為什麼你非要現在就把她趕走?」
他的態度讓姜瑤的心瞬間涼了半截。
有那麼一瞬,她真的很想問問陸寅生,到底誰才是他的未婚妻?
他還記得自己十八歲那年發過的誓言嗎?
可姜瑤做不出那種死纏爛打的狼狽姿態,她要的是陸寅生主動選擇自己。
靜了半晌,姜瑤終於開口:「易婧月可以不走,但相對的——」「在我出院之前,我們暫時不要見面了。」
陸寅生震住,不可置信:「阿瑤?」
姜瑤攔住他追問的勢頭,看向他眼睛,一字一頓:「寅生,我不逼你,也請你尊重我。」
「畢竟最終選擇權,在你。」
話落,病房裡一陣寂靜。
陸寅生怔愣在原地,他感覺有什麼好像正在離自己漸漸遠去,可眼前一片迷霧,讓他看不清。
這時,他的手機傳來震動。
在看到屏幕上閃動的「穀子鶴」時,陸寅生心底莫名鬆了口氣:「是子鶴,估計是公司有事,我去接一下。」
說完他就大步走出了病房。
而姜瑤眸光微閃,從被子下拿出手機。
屏幕上正是她剛才發給穀子鶴,讓他找個理由把陸寅生叫走的短訊。
她面無表情的退出聊天框,隨即又給另一個號碼發了條短訊。
剛發完,陸寅生就推開病房門:「阿瑤,我得回公司一趟,我明天再來看你好嗎?」
姜瑤淡淡一笑:「好,我等你。」
陸寅生好幾天都沒見她笑過,突然看見,片刻前漂浮不安的感覺散去不少。
他回以一笑:「嗯,我很快回來。」
卻不知房門剛關上,姜瑤的笑就蕩然無存。
她重新靠回病床,直視前方,食指有一下沒一下地敲着另一隻手的手背,像是在等什麼。